“我國部分新材料技術創新已進入‘無人區’,必須探索他國沒有形成的技術,創造市場還未出現的新需求,在‘無人區’自主尋覓路徑,形成真正的核心競爭優勢?!?1月27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新材料產業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主任干勇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說。

  當天,干勇受省工信廳邀請,為我省工信系統和相關企業作了一場題為“高端制造及新材料產業發展戰略”的報告。

  神舟上天、蛟龍下海、高鐵飛馳,都離不開高端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術與新材料被譽為支撐現代制造業的兩大“底盤技術”,直接關系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成效。干勇說:“以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智能制造等為代表的新興產業對材料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超高純度、超高性能、超低缺陷、多功能、高速迭代、高耐用、低成本、易回收等,新材料的研發難度前所未有,創新難度不斷加大,必須堅持走深層次自主創新發展道路?!?

  “我國新材料產業年產值近4萬億元,已成為名副其實的‘材料大國’,但‘材料強國’建設任重道遠。新材料產業對外依存度極高,要把關鍵基礎材料攥在手里,防止出現產業鏈風險?!备捎绿嵝?。

  在干勇看來,我國戰略轉型急需突破新材料的制約,同時也給新材料大發展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他舉例說,到2030年,我國大尺寸硅需求量將達到每年40億平方英寸,新型顯示材料的需求量每年將達到3.5億平方米,高溫合金每年用量將達7萬余噸,市場前景極為廣闊。

  “第三代半導體、新型顯示材料、稀土新材料、碳纖維及其復合材料、高溫合金、軍用新材料、高端裝備用特種合金是當前需要重點突破的7種新材料?!备捎逻€分析了國家需求關鍵材料的突破重點。

  新材料已經成為我省重點打造的拳頭產業之一,河南在有色金屬、超硬材料、耐火材料、化工新材料、新型鋼鐵材料上具有一定競爭優勢。多氟多化工、平煤神馬尼龍科技、鄭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雙瑞萬基鈦業、濮陽惠成電子材料都是行業中的佼佼者。

  “河南的材料產業體系相對完整,但在高端材料研發特別是信息新材料、能源新材料、交通新材料上差距明顯,要重點發力?!备捎聦ξ沂⌒虏牧系陌l展現狀很熟悉。他表示,河南超硬材料、耐火材料有很強的優勢,要邁向高端,從功能材料逐步轉向能源材料、信息材料,市場還大有可為。

  對河南新材料的發展,干勇也提出了幾點建設性意見。他說:“要集中投入,不要分散發力,集中政府和重點企業力量,和國家的重大需求相結合,選擇龍頭企業進行整合、分工,形成平臺力量;加大高端人才團隊的引進力度,不能蜻蜓點水,要形成人才體系、梯隊,保證持續投入;成立新材料產業技術研究院,做好產業規劃,找準河南重大裝備、重大工程、新興產業需求,組織高校、科研院所、企業的研發資源共同攻關,對新材料的未來方向做好整體布局?!?